綠生活資訊平台

香港野豬的命運
「人道毀滅」不人道 港豬是否難逃一死?

Nov 17, 2021 . 綠悠遊 .

近日在香港鬧得最熱哄哄的話題,相信非野豬的生死莫屬。皆因在「野豬咬傷警員事件」後,漁農自然護理署(漁護署)表示將對野豬下「格殺令」,除了定期捕捉及以「人道毀滅」方式處死於市區出沒的野豬,亦不排除會重啟野豬狩獵隊,使用槍械或麻醉槍捕獵野豬。公布一出,隨即引來市民熱討,到底野豬是否罪不可赦?要解決野豬問題,是否只得捕殺這一種做法?這次請來香港野豬關注組的幹事黃豪賢(Roni),與大家探討人道毀滅以外的可能性,以及一般市民遇到野豬時的應對方法。

野豬傷人 誰是誰非

根據漁護署的初步統計數字*指出,香港現時有逾3,000頭野豬。這些野豬,相信不少人也曾在郊遊時,甚至在市區遇見過。其實牠們會在香港鬧市中出現,主因包括人類開發郊野,入侵了野豬們的棲息地,可憐的牠們只好走到城市覓食;垃圾桶設計不善,引來野豬翻找食物;以及因為人為餵飼,聰明的野豬「吃過翻尋味」,於是屢次走到市區覓食而引起。Roni 指出,野豬走到社區,其實也不過是為了生存,牠們絕不是如大眾的既定印象般會無端攻擊人類,「除非牠們受到挑釁,否則不會隨便作出保護自己的行為。」

「就好像這次咬傷警員的野豬,牠本身已受了傷,還遭遇警員追捕,被迫走入了『掘頭巷』,在無處可逃的情況下,才會發生是次事件。」Roni 慨歎,該野豬最終也在狗急跳牆的情況下由高處墮下身亡,「說到底,這只是野生動物保護自己的本能反應,可惜的是政府人員往往只能看到野豬攻擊人的一面,而忽略了背後的原因。」

的確,過去10年,香港共錄得36宗野豬傷人事件,數字雖然有上升的趨勢,但也絕非不能接受。不過,Roni 卻質疑在這些個案當中,到底有多少宗是由野豬主動傷人?當中又有沒有人是主動驚嚇或挑釁野豬,或是因靠近野豬BB而被野豬媽媽所傷,背後原因卻沒人深究,野豬亦因而被妖魔化、污名化。

*非正式統計數字

文明社會的倒退

「香港曾經走得很前」,Roni 說。為了以較人道的方式解決野豬問題,其實早於2019年時,漁護署曾廢除實彈狩獵行動,改為推行「捕捉、避孕針/絶育、放回」計劃,即是定時捕捉野豬,再為牠們注射避孕針或絕育,然後放回郊外,藉此控制野豬的數量。「香港曾是全球首個以避孕方法對待野生動物的地方,當時此政策還被許多本地保育團體大讚。」Roni 指出,相比起外國會定期捕殺野豬的地方,香港過去2年確是對野豬較為友善,「而這個避孕計劃亦樂見成效,逾90%曾參與計劃的野豬都沒再懷孕,數量也因而有所下降。」

好景不常,在「野豬咬傷警員事件」後,漁護署卻決定一刀切、放棄這個絕育計劃,改為推行人道毀滅政策,以及打算重啟野豬狩獵隊。對此,Roni 感到非常可惜,「對於香港這個文明發達的地方來說,此舉簡直是『文明社會的倒退』。」

不用殺生 減少野豬數量

要解決野豬於市區出沒問題,在殺生以外,其實也可以用較為人道的處理方法代替。例如,Roni 建議政府可以沿用「捕捉、避孕針/絶育、放回」計劃,控制野豬的繁殖速度;也可以加強巡查,並教育大眾不要餵飼野豬。同時,亦可進一步改善垃圾桶設計,減少野豬到市區覓食的次數,「至於整個城市的規劃,也可以相互配合,如設置動物天橋和隧道,讓豬隻安全橫過馬路,減少道路使用者與野豬產生的衝突。」除此之外,Roni 亦提議增加野豬於郊野的棲息地,以及種植野豬喜歡的食物,以減少牠們進入市區的次數。

人豬共存 絕不餵飼

「若在市區遇到野豬,甚至發現牠們走入馬路,希望大家不要大叫大喊,先不要通報漁護署和警察,也絕不要挑釁和餵飼牠們。若有能力,也可以在安全的情況下,嘗試引導野豬走回山上,返回廣闊的郊野。」Roni 解釋,他們提倡的「人豬共存」理念,是即使野豬在城市中出現時,請大家不要懼怕牠們,但這也不代表要呵護和厚待牠們,請野豬們吃大餐,因餵食會改變牠們的習性,人類食物也會影響牠們的健康,現在還可能會因此令野豬招惹殺生之禍,絕對是百害而無一利。

而在郊野地區,Roni 則希望遊人能妥善處理廚餘垃圾,最簡單的就是將垃圾帶走至市區才棄掉。而他亦建議相關部門加強清理郊外地區頻頻「爆滿」的垃圾桶,以防野豬翻找。
Roni 表示,大家若認識有人主動餵飼野豬,可盡量勸止對方,並且通知關注組。

郊野,本是野豬的家,但因各式各樣的人類活動,迫使牠們走到城市覓食,尋找生存機會,但卻反而有機會害他們丟失寶貴的性命。其實無論是人類或是野豬,所有動物都擁有生存的權利。故此,希望大家即使在城中發現野豬,也可以互相尊重,與牠們和平共處。




相關文章



香港野豬關注組

黃豪賢 Roni Wong
香港野豬關注組 幹事
TEXT:ONYX
PHOTO:香港野豬關注組





上一篇

「物盡・奇用無價工坊」
為舊布賦予新生命

下一篇

5個香港野豬冷知識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