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J細So的自然生活哲學

Sep 7, 2018 . 新鮮人 .

有關生活方式,有人喜歡穿梭便捷繁華、五光十色的城市,有人鍾愛定居寬廣海岸山嶺之中,亦有人偏好浪跡大城小鎮的遊牧生活。於商台DJ細So而言,相關選擇沒有雅俗之分,只要適合自己;但實踐理想生活的路途上,對地球和身邊人的關愛則是必不可缺。

茹素之始 – 《大隻佬》

現為海鮮素食者的商台DJ細So,茹素十多年;原因簡單:電影《大隻佬》。「『萬般帶不走,唯有業隨身。』這套因果論説來似乎表面又老土,但電影故事和這句話當時確實有如當頭棒喝,觸發我思考素食的可能。」翌日,細So一鼓作氣走到茶餐廳要將不殺生之願付諸實行,卻發現餐牌上沒一項餐點可叫:「不像現在幾乎每間餐廳都提供素食精選,當時連點通粉也必定附有火腿絲。火腿絲製作是很可怕的:先是殺豬、將之斬件剁碎、攪拌成肉泥、凝固後切片再切絲。為什麼需要因為吃這麼少份的肉絲而殺害一隻豬呢?」那一刻,他感覺手上的餐牌有如一塊墓碑,在他面前都是死去的動物;更決意茹素:「我不因信仰或殘忍與否而選擇吃素:假如我在荒島,只見一隻牛,不吃牠我便會死,我會吃。但現實中,我們不為生存而吃肉,卻只為滿足口腹之慾,這個動機我認為十分恐怖。」在外工作應酬時,為免朋友為自己特意點選齋菜的尷尬和壓力,細So也會吃點海鮮,更多時候只是默默地挑瓜豆菜類來吃。現年39歳的他也跟太太承諾,在各自40歲的時候連海鮮也戒掉,一起成為素食者。

細So太太Wing為前旅遊飲食版記者,熱愛煮食;要戒掉肉類和海鮮絕非易事,但她跟細So互相承諾,在各自40歲的時候一同成為素食者。

環保,不離節約與共享

或許細So的環保習慣已為日常生活中非常自然的部分,因此問到時並未立即想起。唯訪問當下正在旁做早餐的妻子Wing說起,才知道原來他在貝澳和梅窩以「走塑」見稱:「有時他出門後會特意回家拿取食物盒盛載所需物品。我們一家走到區内的茶餐聽,伙計會説『蘇生來了。走飲管啊嘛!』一次兒子點了熱朱古力卻沒有喝完,店員又主動建議我們把整杯帶回家,翌日再歸還,避免使用即棄外賣杯。」小社區内的友鄰和店家,似乎都熟悉蘇氏一家的環保習慣。細So補充道:「這些都是正常的行為,只是我們很多時候因為貪方便不願意多走一步。」其後Wing帶點興奮的説起在區内開設無包裝超市的念頭,比較冷靜的細So遂分析營運成本,又指zero-waste的倡議不一定應用於生意,認為這樣有點刻意和額外,尤其當他們已一直在生活中實行理念:「慶幸鄰里關係良好,我們有時會訂購批發裝食材一同分享。盡量製造和使用最少的物品。」

細So爸爸給孫兒做的木玩偶。

細So調侃說老婆Wing比自己更環保,任何東西都不願棄掉。例如她會留下玻璃瓶罐、二手木箱,並將破衣剪成方布備用。

運用斷木製作的小茶几。

細So位處貝澳的家依山近海;他和家人喜愛走到海邊玩耍,又或進行水上活動。

音樂與自然生活哲學

由〈好回家〉到〈 生活日常〉,細So的音樂節目多年來於黃昏陪伴聽衆放學下班。合眼細聽,總有幾首歌曲會把你的靈魂引領到夏日海灘又或寫意午後,那很大機會就是美國唱作歌手Jack Johnson的作品。「不少朋友笑説我喜歡Jack Johnson的程度有如供奉神明,事實上他的理念與實踐讓我不得不欣賞和喜歡他。」

2007年,細So因工作關係有機會造訪Jack Johnson位於美國洛杉機的唱片公司Brushfire Records;這次經驗可説是重構了他的價值觀:「駛近他唱片公司的時候,同行友人和我都懷疑是否走錯路。這家全球銷量冠軍的公司不但藏身於平房住宅,其辦公室亦只有一張巨型木桌讓員工一同圍坐工作,裝潢簡約得很。公司負責人接見我們的時候,先是看手錶,然後帶我們走到天台。我們每人獲分一罐啤酒一張沙灘椅,然後三個麻甩佬一同看日落!他跟我們介紹過雨水儲備系統和天台太陽能供電板,才想起我們的來意是作音樂訪問呢。」細So驚覺如此龐大的音樂品牌,公司運作原來可以這麼輕鬆;前滑浪選手及環保主義者Jack Johnson的歌曲裡,宣揚的所有信息,也絕非虛言:「一般音樂品牌logo總該有音符等象徵圖案,但Brushfire Records的卻是一個大人一手拿著滑浪板、一手牽著小朋友的手,走往山上的剪影,啟發了我將這份關顧地球和下一代的精神引伸到工作和生活。」

美國唱作歌手Jack Johnson,是一名前滑浪選手,亦是環保主義者。

和妻兒一同拯救地球 !

細So一家四口現居大嶼山貝澳;每天來回廣播道的74分鐘車程,為他換來更多空間和時間:「工作忙碌,必須早點起床,騰出時間與家人和自己相處。搬到貝澳以後,我早上六時半便會自然醒來,有時做走到戶外,有時做木工。」在擅長木藝的父親薰陶下,細So會在颱風後把被鋸下來的塌樹抬回家製作木具。居所靠近海灘,他和妻兒喜歡出海衝浪遊樂。「我們的靈感應該放於生活,而非工作,那是一個黑洞。我們的生活愈豐富,工作自然愈靈活順心。」

他為兩名兒子取名蘇浪仁(Jack)以及蘇㟍仁(Max):「蘇字有花有草有魚有禾;配海浪,和良山,加上兩個人,構成一幅完美的圖畫。」五歳大的Jack現就讀區中幼稚園,放學回家不時唸誦英文生字,考起父母。「我們後來才知道那些是不同昆蟲的名稱。學校會帶小朋友到郊外,看到甚麼學甚麼。」

細So和Wing早年選擇搬到貝澳,就是為了讓兒子能夠於更自由的學習氛圍下成長。「我不期盼Jack和Max每天開開心心,因為世界充斥令人失落沮喪之事,我不能欺騙他們。但既説到期望,那不妨想得偉大,我希望他們可以拯救地球;透過豐富個人經驗和感受,增值能力,以獨有方式拯救自己、身邊人、甚或世界。願這交織自然、環保、素食和鄰里友愛的家庭,能夠滋養他們,讓他們在未來更懂得散發正面能量,讓世界美好一點。」

若要給家人送一首歌,細So會如何選擇?他説起已為將來選定的葬禮歌曲 —— Singing in the Rain:「就算下著雨,也可以在雨下唱歌跳舞,自己好好過生活。若果一天我不在了,作為爸爸的最後心願,就是家人延續這種積極而不自欺的精神。」

一隻身型飽滿健碩、色澤青潤光彩的草蜢先生突然到訪蘇家,Jack和Max都很有興趣認識牠。

相關文章

TEXT TIFFANY
PHOTO BILLY
#623






上一篇

畫下屠房動物最後時光

下一篇

火雞姐Yanki的素食思考

最新文章

Jul 16, 2019 . 種好啲 .

DIY文藝乾花畫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