演員的自我修養 韋羅莎:「萬物有靈」

Dec 12, 2018 . 新鮮人 .

都市裡,關注環保的人不少,實踐的原因或許大同小異,卻是各有故事。努力演活不同角色的舞台劇演員韋羅莎Rosa,習慣將念頭和情感抽絲剝繭,鍛鍊她對生活中人事物的體察與善感。源自相信萬物有靈的尊重,驅使她實踐善待環境的習慣。

環保實踐由「紙」起

作為舞台劇演員,排練和教學佔上韋羅莎生活的大部分,環保的思考和實踐也是源於排戲日常:「幾年前和『風車草劇團』一同排練舞台劇,因梁祖堯的關係,排戲室設有完善廚房,那裡也是他拍攝烹飪節目的Studio。若時間許可,祖堯會給我們一眾演員和工作人員煮食;我們則負責清潔用具。抹布不夠,便用廚房紙抹拭。我總會把用過的廚房紙平鋪梳化上,待晾乾再用。他們揶揄我像個師奶,但廚房紙只沾過乾淨水珠,絕對可以反復使用,用到溶爛才丟掉。」Rosa家中廚房長期掛著一個小衣架,用以夾住廚房紙、棉布及密蠟布等晾乾:「個人鼻敏感凶狠,無法不使用紙巾,自覺毀掉很多樹木,罪孽深重。Quota爆了,唯有平日份外珍惜用紙。」不輕易丟棄紙巾的她笑說,自己大衣和褲子的口袋裡總是藏著一兩張。

改造舊衣 擁抱回憶

Rosa婆婆於早年過身。替她整理衣物時,Rosa發現一件大衣。大衣復古格紋漂亮,雖然剪裁闊大並不合身,她還是選擇將之收藏。後來Rosa得知友人Kay放棄時裝品牌,轉而經營衣服修補和改造的「Fashion Clinic時裝診所」,便想到將婆婆的大衣交托她:「Kay 和合作伙伴Toby不滿速食時裝工業欺壓工人和農民,補衣改造可避免剝削,又可善用現有資源,我十分認同她們的理念。現在大衣變成中褸,添上一度蕾絲花邊,稱身又稱心。多了設計師改衣的巧思,更盛載婆婆的感情。」Rosa將改好的外衣拿給媽媽看,才知道外衣原屬媽媽,只是她當時給了婆婆。這件外衣,原來牽繫三代。

Rosa擁有各式環保日用品,但一律經過深思熟慮才選購:「因潮流及外觀精美而購買『環保』產品,有違永續的意思。不切合日常需要的話,物件始終多餘,是為浪費。」

舞台劇排戲時間長而密集,韋羅莎努力擠出時間做運動以及製作簡單藜麥餐盒,盡量保持體魄健康。

跟Rosa共居同一簷下的,除了丈夫張銘耀German,還有鸚鵡Piper和小狗Loofy。早前另一鸚鵡Ginger不幸去世,埋葬以前他們讓Loofy看見和嗅聞那失去熱度的軀體,期望使牠明白Ginger已往生,再跟牠說話嘗試開導情緒:「家中少了一隻動物,若然沒以任何方式跟Loofy交代的話,我們知道他會不安。」

萬物有靈

和丈夫搬進大埔近郊居住一年有多,Rosa直言自己不是「Nature人」:「到現在我還是很害怕蛇蟲鼠蟻。但是搬進來以後,我想我們是無法再居住市區的了。這裡安靜,夜了只能聽見蟬鳴和動物的間歇叫聲,我們說話也會輕聲一點。」她的生活模式有所轉變,環保習慣也是搬進去以後愈來愈多:「我想是這裡的氛圍吧。走到露台,映入眼廉的就是樹木。像我這樣一個都市人,原來也會嚮往親近自然的生活。可能是人類來自大自然的緣故?回歸根源的懷抱,讓人感覺安穩平靜。」和丈夫坐在電視機前看野生動物紀錄片,或者一同旅行在外遊歷山水,Rosa總有感人類渺小,卻自大霸道:「動植物也有感知能力,只是以人類不認識的語言溝通。萬物有靈,我們卻不會互尊,只肆意傷害和揮霍。」正因為Rosa對大自然心懷謙卑,讓她更意識要從生活細節起善待環境。

韋羅莎
舞台劇演員及戲劇導師。香港演藝學院戲劇系學士(一級榮譽)學位畢業,曾自編自演的獨腳戲香港藝術節《女戲1+1》下半場《大女孩》。近期參與作品包括風車草劇團《新聞小花的告白》以及與張銘耀、邱頌偉及亞賢一同創作的《I Sick Leave Tomorrow》。

相關文章

TEXT TIFFANY
PHOTO FRANKY
#637






上一篇

畫下屠房動物最後時光

下一篇

DJ麻利 都市人的身心「寧」哲學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