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入蜂場 尋半途出家養蜂人

Jun 25, 2016 . 新鮮人 .

蜂農大多隱居深山,十分神祕。去年創立的ForME HONEY一改傳統蜂蜜形象,不但包裝新潮,而且大玩浸蜜,倒是養蜂場依舊隱祕,創辦人亦不愛上鏡,因他倆認為自己的故事不比蜜蜂的來得吸引,認為蜜蜂並非他們的賺錢工具而接受訪問。

春蜜(前) $ 159 / 冬蜜(後) $ 159 

春蜜是荔枝龍眼蜜,冬蜜則是鴨腳木樹花蜜及百花蜜。

謝生 / 謝太 ForME HONEY創辦人

 半途出家養蜂夫婦,深信養蜂不能單靠人類力量,需大自然配合,希望大眾注視他們產品的質素,以及蜜蜂故事,而非他們的背景和故事。
最初謝太在祖屋後庭作小型耕種,但半年來收成總不理想,細心研究下,發現原來缺少蜜蜂協助花粉傳播,令花成不了果。於是她便學習養蜂,算是半途出家,亦是緣分。起初養蜂,收集到的蜂蜜只供自家享用,後來他倆愈養愈多蜂,不想浪費多餘的蜂蜜,才漸漸發展成品牌,與大眾分享。

土薑檸檬本蜜 $169

 將檸檬與土薑風乾浸蜜,檸檬的酸味可減低蜂蜜的甜,浸蜜清甜而略帶薑辛,檸檬和土薑亦可當蜜餞食用。

蜂箱

 分上、下兩層,蜂后在下層繁殖,上層用作儲存蜂蜜。

巢框

 一個個原本空空的巢框,由蜜蜂一手一腳建造六角型的蜂巢。

養蜂不是生意

本來養蜂為了輔助種植,卻漸漸發現養蜂是門學問,而且很多因素都不能由人控制。謝生說:「養蜂不能單從生意角度出發,必須天時地利人和,因此不少傳媒想從經濟或生意角度訪問我,我都統統拒絕。」養蜂場位於謝太屯門新平村祖屋的後庭,那裡被野生荔枝樹、龍眼樹及鴨腳木樹包圍,而距離養蜂場幾百米的山上亦有不少野花,採訪當日便看到盛放的山稔,這就是謝生說的地利。蜜蜂協助傳播花粉,令謝太的種植出現生機,同時帶來新鮮蜂蜜。謝太憶起第一次品嚐來自自家養蜂場的蜂蜜:「十足像小時候嚐過的味道,應說是古早味嗎?」

蜂蜜把頭鑽進洞裡時,代表牠們在吸食或吐出蜂蜜。

無加工蜂蜜

品牌家庭式經營,凡事「以蜂行先」,產量不多,例如將新的蜂后移到新蜂箱後,會任牠自行培植,約三個月後才稍見雛形。他們每兩、三星期採收蜂蜜一次,以免經常打擾蜜蜂生活,更堅持不將蜂蜜加工。謝生指本地蜂蜜與外國蜂蜜最大的分別便在於此:「外國的蜂蜜會經加工揮發一點水分,確保運輸後的品質,因此較稠身。有些人以為蜂蜜稠身才算好,其實不一定。」
蜂箱的出入口在底部,只得兩個小洞。謝生指不是每隻蜜蜂都勤力工作。例如雄蜂不用工作,只作交配,而工蜂全是雌性,但亦非每隻都會採蜜。大興笑言有些蜜蜂很懶,而每個蜂箱的蜜蜂都有獨特性格!

原來「一箱不能藏二后」,若然一箱中有兩隻蜂后,原先的一隻會帶同精英部隊(勤力採蜜的一群)離去重新起家。謝生的養蜂場早前便發生此情況,離開的蜂后在養蜂場附近築巢,他便將牠們帶入新的蜂箱。

自家特色口味

二人愛研究新產品,除了為人熟悉的浸蜜,亦推出腰果系列和蜂蜜仙草等,並堅持全手人製作,即使小至將浸蜜材料切片。他倆總是感恩地說:「蜜蜂對人類貢獻很大,尤其農業,可惜香港人太少接觸大自然,只怕蜜蜂卻不會欣賞他們。」為了讓更多人認識蜜蜂的貢獻和與大自然的脈絡,兩夫婦積極舉辦導賞團,除了參觀蜂場和收集蜂蜜程序,亦會帶團友到山上。

掃蜂

 取蜂蜜前要輕輕掃走巢框上的蜜蜂,然後才可拿去打蜜。

打蜜

 將巢框放進機器快速轉動,蜂蜜便會從蜂巢濺出,而不會破壞蜂巢。

蜂蜜有機腰果醬(左) $70 / 100 g / 蜂蜜紅菜頭腰果(右) $28 / 60 g

 選用來自印度的公平貿易有機腰果,配搭蜂蜜,天然甜味不會搶掉腰果香。





上一篇

畫下屠房動物最後時光

下一篇

現代睡美人 織出粟米鬚杯墊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