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彩畫像 花前鳥語

Oct 2, 2018 . 心靈系 .

繁花之中見鳥兒端看世界,感覺予人和諧安然。

即使未能隨心所欲地走進森林徜徉自然中,看一幅鳥語花香的水彩畫,也能令我們感受到大自然的治癒力。麻雀、紅耳鵯等雀鳥在城市與我們共存,我們卻鮮有駐足細看這些姿態萬千的雀鳥。愛好繪畫自然的Yat Chun(逸俊),既畫花卉也畫雀鳥,當他一揮水彩筆墨,絢麗花卉與可愛雀鳥相互輝映,大自然美態躍然紙上。

紅耳鵯有個別名「gel頭雀」,是因為牠高高的髻冠。

尋覓那鳥鳴

逸俊喜歡浪漫美麗的花花世界,到郊外賞花畫花漸多,才明白「鳥鳴山更幽」。筆者跟隨他的腳步四出尋找鳥蹤時,在大自然鳥聲蟲鳴的交響樂中,他竟頓時認出紅耳鵯那清亮的叫聲,他說:「雀鳥與我們共同生活,大家在日常生活裡卻容易忽略牠們的身影。」逸俊筆下的雀鳥,有常見的麻雀、紅耳鵯和相思鳥等,分外有親切感,「在繁花中添上鳥兒的身影,令畫作有了生命力,讓人從畫中感受快樂、愜意和活力。」

逸俊的筆觸溫柔浪漫,他尤其喜愛水彩中迷幻的潑墨痕跡。

看鳥兒百態

繪畫雀鳥,若能掌握牠們的習性和特徵,更能將雀鳥畫得栩栩如生,因此對時常觀察雀鳥的逸俊來說,他信手拈來便是雀鳥的有趣事:「麻雀的習性較貼近我們的生活,偶爾看見牠們到冷氣機槽上洗澡和飲水;紅耳鵯則比較怕人,大多會在樹上看見,牠們覓食時愛吃蟲和果實;叉尾太陽鳥的羽毛色彩十分鮮艷,在陽光下會閃閃發亮,我卻只在柏架山上春天吊鐘花開之時見過牠們一次。」好動活潑的雀鳥身姿矯健,這對繪畫者來說卻是個難題:「要繪畫雀鳥,幾乎無法現場寫生,有次我正觀察的鳥兒一躍而起,過後已經無法尋回牠。雀鳥難以捕捉,我畫下牠們身影的美麗,正是希望能讓人們放慢腳步,多留意和欣賞身邊的事物。」

Yat Chun Studio
https://www.yatchunstudio.com
Facebook:Yat Chun

#628
TEXT SNOWY
PHOTO NICK、受訪者提供

相關文章






上一篇

解放潛意識中的悲傷

下一篇

乘風旅行的種子

最新文章

Oct 11, 2018 . 世界觀 .

巴黎低碳小日子